<pre id="p4abpm"></pre>
    <th id="p4abpm"></th>

    快樂十分走勢圖,乞丐的聯想

    剛上初中的時候,依舊常看見有乞丐上門乞討,外婆總不會拒絕他們,還拿出家裏多余的飯菜給他們吃,那時的快樂十分走勢圖便有了施舍乞丐的意識,我會像拯救快要失去空氣的魚兒一樣救濟他們,我並不吝啬自己的零花錢,我甚至把著當成是光榮的事。

    不是每一朵花都害怕凋零而不綻放。也不是每一朵花綻放時都能被人關注,甚至有的在它敗去之時,人們才意識到它曾美麗地綻放過。

    15歲那年,我開始懂事了,常從報紙上,新聞上看到一些人不惜作賤自己的尊嚴,假裝成乞丐到處行騙。從此,我見了乞丐便開始閃,只有看見手腳殘疾的,上了年紀的,才會給點零錢。乞丐從此不再是我心靈深處一個值得憐憫的對象,而是值得警惕的對象。我甚至對他們有了厭惡感,就這樣乞丐在我心中的感覺模糊了。

    起初,我無法接受他似乎有一些冷酷的看法,可是漸漸的,我明白了選擇的力量。我開始發現,原來生活的每一天,我所做出的選擇都在改變著我。面對挫折,我們可以選擇逃避,也可以選擇積極地對待它;面對機會,我們可以選擇放棄,也可以選擇抓住它;面對失去,我們可以選擇哭泣,也可以選擇微笑。原來每個人都是有選擇的力量的。只不過不是每一個人多明白罷了。

    今年我18歲了,有幸遇到一位事業有成的年青人。他也與我談起了乞丐:有一天早上,他上街買早點時,遇到一位手腳健全、年過半百的乞丐,他突然有了一種與往常不同的想法。他想到了爲什麽這個世界上的人會有如此不同,爲什麽有些人可以住洋房,可以擁有私家車,而這些人卻只能在大街上乞討,難道那些乞丐他們不曾年輕過嗎?他們年輕時候,上蒼沒有給他們奮鬥的機會嗎?難道他們年輕時沒有目標與夢想嗎?他認爲不是這樣的,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。

    天下沒有不敗的花,花開花落向來如此,人亦無可耐何,或許這就是所謂的“浮沉”。

    可是我又並不完全同意他的觀點,他認爲乞丐的意志是薄弱的,他們是消極的、墮落的一群人。我設想自己是從小沒有機會受教育,沒有足夠經濟來源的人。如果是這樣,我能比乞丐強多少呢?我不知道。我只是有一種深深的感動,想感激身邊的一切。我是幸運的,幸福的,要知道這其中包含了多少人的選擇啊!若不是他們的選擇,我有將是怎樣的呢?

    “不管是盡力盛放,還是靜默頹敗,都如此甘願、珍重。”一本書中這樣寫到。對于一株植物來說,它的價值只有在開花時才能充分體現,然而爲了完成這個使命,必須面對凋零甚至死亡。那麽,世界上還有花嗎?你說:當然有。

    記得剛記事那會兒,看到茫茫人海在低聲下氣地乞討時,我總會從心底裏滋生一種壓抑。我同情他們就如同情永遠無法飛翔的鳥兒。可是那時的快樂十分走勢圖還沒有零花錢,所以也只能看著這些人從眼角掠過。



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