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0-583-593

info@mingzhihuide.com

首頁 > 正文

哈佛中國生教你怎麽去適應美國大學的學習

來源:互聯網2016年10月10日

       前段時間讀到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秦春華院長寫的《這些“牛孩”的人生方向呢?》。這篇文章後來被換成《考上了北大哈佛以後,就走向人生巅峰了嗎?》等標題,在網絡上引起不小的轉發和熱議。文中,秦院長對大學生、尤其是名校大學生(他稱爲“牛孩)有幾個擔憂:他們的死板和拘謹太像了(從面試現場表現看出),成長模式和優秀的方面太像了,就連進大學以後的問題點也太像了——入讀一所好大學似乎成了追夢的終點,然後便找不到奮鬥的人生方向了。

       我算是秦院長說的那類“牛孩”:一路讀著重點小學和中學長大,然後到世界名校拿到本科學位,再攻讀碩士學位。在感謝秦院長撰文關心學生之余,我想以一個“牛孩”的身份,圍繞“大學生與人生方向”這一點,聊聊自己的感受。一些看法可能同秦院長的觀點相左,卻也可能獲得大學生的共鳴。

       沒找到“人生方向”——這有多可怕?

       秦院長在文中最大的擔憂,是年輕人的“共同迷茫”——哪怕是很多拼進了北大、哈佛的“牛孩”,也不知道自己接下去的“人生方向”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最令我吃驚的是,當我問他們(被面試學生—筆者注),你希望自己未來成爲什麽樣的人時,很少有人能答上來。”

      “小時候,每當大人問孩子,你長大了想當什麽呢?孩子們總是興高采烈地回答:科學家、宇航員、飛行員、警察叔叔(阿姨)……然而,當孩子們上學之後,這些問題就再也不曾被提起,仿佛從來就沒有出現過”

       “但有一天當他們(北大、哈佛學生– 筆者注)真的置身于無數次在夢中出現的校園時,常常會陷入深深的焦慮之中:接下來又該做什麽呢?”

       如果長大後仍能像童年時那般無憂無慮、天馬行空地幻想,該有多好。可是,經過十幾二十年的學習和生活磨練,我們早已變得更缜密、更謹慎,有了更多思慮,不再能一拍腦袋說出“我要當醫生”“我要蓋樓房”了。所以,將“幼年時能脫口而出的遠大理想”與“長大後方向暫缺的狀態”做直接對比,我認爲略欠周密。

       秦院長文中所述的“人生方向”,是指能讓人充滿熱情的一項事業、能爲之奮鬥終生的遠大理想,橫跨人生未來幾十年,是一個大而廣的概念。暫時沒找到這樣的“人生方向”,對牛孩們、大學生們、年輕人們而言,是一件該深感恐慌的事嗎?

       作爲一個仍在摸索但未曾停止過努力的90後,我不這麽認爲。

       不積跬步,無以至千裏;不積小流,無以成江海。人生方向,就像是那個千裏之外的廣闊江海,必然是需要花費時間、經過一步步思考和實踐才能悟出、確立的。哪怕是頓悟,也得有前期摸索作鋪墊。如果用一個公式來說明“人生方向是什麽”,我想可以這麽寫:

       人生大方向= 小目標1 + 小目標2 + … +小目標n

       即:宏觀的人生方向,是由微觀的“小目標”累積而成的。n的數值因人而異,有的同學找到人生方向花費時間較少,有的人會慢點——這都很正常,無需因爲自己還在摸索而別人已經有了長遠方向,就感到焦急。試問秦院長和中國的大學教授們:你們二十多歲時,已經精准無誤地找到未來方向了嗎?很多改變了世界的人,年輕時都經曆過相當長的一段探索期。有的人可能比現在的大學生更摸不清未來方向。

       締造了蘋果帝國的喬布斯開始科技領域創業前,曾在二十多歲時只身去印度踏上一段宗教苦旅。奧巴馬從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後,回芝加哥窮人區幹了三年義工,然後進入哈佛法學院讀博士。彼時的他,很可能並沒把“人生方向”定爲有朝一日當選美國總統。阿裏巴巴創始人馬雲年輕時曾教英語,後來開翻譯公司。當年的馬總肯定也沒想過,未來的人生都將和一個叫“阿裏巴巴”的公司密不可分。秦院長自己也在文中提到了美國的摩西奶奶,77歲時才發現對繪畫的熱愛,正式開始創作。

       所以我想,我們不能把“這些‘牛孩’的人生方向呢?”渲染成一個會讓年輕人焦慮的嚴重問題。二十多歲的年齡,尚有太多上升和可塑空間,沒有定型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了。

       當然,我這麽說不是在鼓勵大家可以仗著年輕資本而不怕迷茫、“悠著來”。比早早找到關乎未來幾十年“大方向”更重要的,是現在行動起來,確立好這個月、這半年、這一年、這兩年……的一個個小目標,並堅決執行,讓每個被完成的小目標都成爲人生大方向上不可或缺的基石。

       我們真的對下一步的目標一無所知嗎?

       如果把“是否確立了現階段和近期目標,並付諸實踐”作爲判定一個年輕人是否“迷茫”的標准,大學生們(不管是牛孩還是非牛孩)仍像秦院長描述的那般情況堪憂嗎?

       “我觀察到的實際情況,其實沒有那麽慘”

       先說身邊的哈佛“牛孩”們。前幾天,我同哈佛大學研究生院院長特別助理、哈佛研究生院國際戰略發展主任H.P. Tian博士聊天。當問到中國留學生在哈佛的表現和未來規劃時,她給予了很正面的評價(以下爲原話大意):

       “我了解的不同院系的中國學生都才華橫溢,能力出衆。他們頭腦清楚,很有想法,知道自己想要什麽,也都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。”

       我認識的哈佛中國學生們確實如此。他們充滿正能量,把學習生活安排得充實而有條理。雖不是每個人都確定了“人生大方向”,但都有清晰的小目標小規劃正在執行著。朋友何江(哈佛曆史上第一位畢業典禮中國籍學生演講人)便是生活得“很明白”的一位年輕人。他從湖南農村考進中科大生物系,再憑優異成績進入哈佛生物系讀博士,如今在麻省理工學院做生物學博士後研究。雖然何江還沒確定未來是紮根實驗室做學術,還是走出校園去探索技術+創業道路(即“人生方向”待定),可你一定能看出,何江如今的優秀是一步一個腳印拼出來的:抓准“生物”這個自己喜愛又擅長的領域,完成一個接一個成長途中的“小目標”。不好高骛遠,只求腳踏實地——對年輕人而言,這難道還不夠嗎?

       再說更廣範圍的大學生們。9月22日,我發微博邀請大家分享“2016年最後100天的3個目標”,兩天內便收到了來自全國各地大學生和海外留學生的幾千個“小目標”:有要通過一場重要考試的,有要看完多少本書的,也有要堅持每天跑步的。我們不能輕看了這些小目標。縱使它們再微不足道,也是尋找人生方向的基石。秦院長、教授們,我們雖不能一步登天,但那麽多年輕人都在爲當下能做好的事不懈努力著呢。這就特別好,不是嗎?

       “獨處”和“試錯”,是找到人生方向的最佳辦法嗎?文章末尾,秦院長分享了兩個幫年輕人找到人生方向的辦法:獨處和試錯。“每天抽一點時間獨處,給自己的心靈留出一點兒空間,在完全放松的狀態下聽聽內心深處的渴望。有時候,也可以拿出一張白紙,把自己的想法寫下來。無論這些想法看上去多麽幼稚,多麽可笑,甚至駭人聽聞也沒關系,反正這是寫給自己看的,與他人無關。”“一個好辦法是試錯。不停地嘗試所有的事情,……不要害怕失敗,失敗的成本很小,只要沒有被開除或退學,大不了還可以重新回到課堂,一切從頭再來。”謝謝秦院長的建議,但請允許我分享一點不同想法。

       “獨處”那段話,(恕我失禮)越讀越覺得像雞湯書裏“知心大叔”、“知心姐姐”常說的套話。這個方法無傷大雅,可也不會給人帶來什麽幫助。試想,把自己關在屋子裏,拿出一張紙天馬行空地塗鴉狂寫,真能靈感迸發、找到奮鬥方向嗎?不是每個人都能像牛頓那樣,被蘋果砸了頭就發現了引力;或者像阿基米德那樣,泡個澡就找到了浮力。年輕人之所以迷茫,很大的一個原因是腦子裏沒有idea。在這種想法缺失的狀態下獨處,幾乎不可能有實質性的收獲,反而可能越寫心越亂,適得其反。

       關于“試錯”:誠然,人都是在嘗試——跌倒——爬起——再嘗試的循環中成長成熟起來的。確立短期目標和探索長期方向的過程,一定少不了試錯,這點我非常贊同秦院長。但我不得不說,當讀到“失敗的成本很小,只要沒有被開除或退學,大不了還可以重新回到課堂,一切從頭再來”這句話時,我被冷不防震了一下。想法固然美好,現實卻很憂傷。如果年輕人的生活能像秦院長描述的那般簡單灑脫,就完美了。但不得不接受的事實是,我們中的絕大多數人,真的輸不起。

       十年寒窗,我們付出的努力只有自己和家人明了。這麽多年的拼搏都是前期投入的成本,如果因爲一次大膽試錯就放棄大學學業,所有時間和金錢成本就可能瞬間變爲沉沒成本,無法收回了。社會給我們年輕人的機會很多,但給我們的挑戰和壓力也“山大”。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比爾蓋茨那樣辍學後成功創業。對于非官非富的絕大多數大學生而言,先好好在學校裏讀書漲技能是最穩妥的方式——我不是在說年輕人不能試錯冒險,只是這“險”,最好在可控範圍內“冒”,實在不可太激進。

       幫自己尋找奮鬥目標和人生方向的方法有哪些?

       下面的建議很多人也許不陌生,但確實都是我自己用過、覺得好的辦法,分享給所有年輕人——不管你是否正在迷茫。

1、讀書,讀書,再讀書(所有非教材教輔的好書)

       與其去想,不如去讀。智慧和Idea不是憑空蹦出來的,而是通過閱讀攢出來的。在移動社交工具肆意侵占日常生活的今天,我們真的太容易分心了,很多人不知不覺就能在朋友圈和直播app上花掉一小時。放下手機,重拾書本,靜心讀幾頁書、幾篇文章,你獲得的將不僅是知識,還有能幫你找到目標和方向的靈感。在大學裏讀完有關華爾街和高盛的幾本書後,我對投資銀行業有了更深的了解,也進而確定了畢業後第一個奮鬥步驟:去投行苦幹兩年,夯實基本功。不管未來落腳于哪個行業,投行給我的各種基本技能都會讓我受益終生。我還喜歡讀自傳。這類書的一大魅力,是作者生活到第50頁的時候,還不知道第300頁會發生什麽樣的精彩故事。循著他們的奮鬥足迹讀下去,我們可以借鑒他們的經驗,規避教訓,學習成功方法,再思考和設計自己的人生路線。

2、拜師求教

       與其去想,不如去問。我們可以找的老師至少有兩種:教授和學長。大學生最該避免的事情之一,就是只在課堂上和教授發生交集,下課鈴一響就“各奔東西”,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教授們是過來人,比我們有見識見地;很多教授也願意與學生打成一片,傾聽我們的苦惱和迷茫,幫我們出謀劃策,還可能給我們介紹各種資源和機會。讀大學時,我有幸和幾位教授成了好友,經常在下課後同他們hang out:周末到教授家一起做飯,跟他們體驗各種好玩事兒(學日本劍道,在農場上種菜)。和教授們的聊天過程也是學習過程,我聽他們講自己年輕時的打拼故事,也讓他們爲我畢業後的規劃支招。一位賞識我的經濟學教授,更寫信力薦我去摩根士丹利紐約總部實習。每次跟出色的長者交流,我都感到充實和喜悅,心中的迷茫和困惑也往往能被驅散無蹤。

       和優秀的學長學姐交流更應該是必修課。他們剛走過我們正在走的路,有很多可以分享的熱騰騰的經驗,包括我們正經曆著的挫折和疑惑。他們可能是比父母更能體會我們感受的人。缺乏方向感和上進心的時候,不妨和學長打場球(和學姐逛個街)、吃頓飯,抒發自己的苦悶和彷徨,讓他們開導一下。雖不一定能立刻豁然開朗,但也會幫你減壓、重拾一些動力。

3、不要宅在宿舍和家裏,走出去看看世界

       與其去想,不如去闖。感到無力和迷茫的時候,切忌把自己關在宿舍和家裏,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任憑自己在狹小空間裏獨自療傷或苦想,那樣只會陷入惡性循環,越發消沉和自卑。

       有意識地讓自己走出每天兩點/三點一線的生活圈,去完全不同的地方看一看,呼吸不一樣的空氣,到別人的生活裏走一走。在旅行途中,太多人收獲了靈感,甚至找到了奮鬥目標。還是說喬布斯——他到了印度後,發現這個國家並不是一些人所宣揚的宗教淨土,而是處處皆貧窮和饑餓。印度之行讓喬布斯意識到,比起宗教,也許科技與創業才能更好地改變世界,繼而在之後開始創辦蘋果品牌。

4、提高執行力

       與其去想,不如去做。定好的目標就是要去完成的。如果不立馬卷起袖子付諸行動,還不如壓根沒有目標。提高執行力和效率的好辦法之一是給自己列To-do list(任務清單)。我從讀中學開始列To-do list,從最初在小筆記本上手寫任務、逐一打鈎,到大學以後在電腦和手機上填寫自造的To-do list,我的記錄幾乎從未間斷過。如果按每天10項To-do來算,十年下來也完成超過36,500個任務了。做完這幾萬個任務,就是實現了幾十個乃至幾百個小目標,也同時使我的“人生方向”更加清晰。養成用To-do list的習慣後,你就會逐漸患上“任務完成強迫症”。如果哪天沒做完某個任務(沒法在任務清單上打鈎),就可能感到渾身不舒服——這是一種好的“不舒服”,因爲它能督促你提高效率。

       以一句話作爲文章結尾,送給所有正在爲未來努力著的大學生、年輕人:

 

人生方向,不是空想出來的,是用一個個小目標拼出來的;

 

別著急,別焦慮,把眼下的每一步走實,你會走得很好。

 

慧德留學一直致力于提高留學後期滿意度,爭取讓每一個客戶都達到100%滿意。同時我們爲每一個客戶制定有針對性的服務規劃,提高客戶的學術背景,讓申請文書完成一次完美的蛻變!最終改變申請命運!

 

相關文章
熱門文章
免責聲明:①凡本站注明"本文來源:慧德留學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本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制發表。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慧德留學",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。②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爲其他媒體的文/圖等稿件均爲轉載稿,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
留學咨詢
姓名:
手機:
郵箱:
目標國家:
留言: